遵义普密斯精密仪器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852-2266086
邮箱:service@btlqx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雷士照明变天背后:施耐德权利双收

编辑:遵义普密斯精密仪器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雷士照明变天背后:施耐德权利双收
南滨路76号,重庆国际金融中心,位于重庆南岸区,以夜景之美而著称。雷士照明(,HK)总部位于此处。创始人吴长江数日前突然挂冠,让这里陡增神秘色彩。

身为创始人、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吴长江,在5月25日被公告称因“个人原因”辞去雷士照明所有职务。

对赌失败?与重庆市南岸区区委书记夏泽良被调查有关?被其他股东合谋逼走?一时间,出现了各种关于吴长江辞职原因的猜测。

早在5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在视察雷士照明万州基地时,吴长江并未出席,作陪的是雷士照明副总裁穆宇。有报道称,当时他已身在境外。目前,吴长江的手机处于持续关机状态。

尽管吴长江辞职的原因莫衷一是,但《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调查发现,作为雷士照明现任第三大股东的战略投资者施耐德电气(以下简称施耐德),事实上已成为了大赢家——在实现了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的基础上,施耐德运营总监张开鹏就任雷士照明首席执行官,在雷士照明的话语权进一步增强。

另外,接任董事长职务的是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赛富亚洲基金的创始合伙人阎焱。

雷士照明“变天”

5月29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

重庆国际金融中心23、25、26楼是雷士照明的办公区,雷士的员工一如往昔地忙碌。

此时,距吴长江宣布离开雷士照明仅仅4天。对于吴的辞职,多位雷士照明的员工表示,公司有新闻发言人制度,个人不便妄加评论。

就在两个月前,在雷士照明与港澳台奥委会的签约仪式上显得雄心勃勃的吴长江曾豪迈地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记者表示,在完成全国市场的全面布局后,雷士照明大胆发力全球市场,紧握国际大型赛事契机,继续提升品牌国际影响力,奠定在亚洲乃至全球的品牌影响力。

目前,雷士照明已经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经营机构。

在此次会议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曾与吴长江进行过短暂的交流,彼时,吴长江意气风发。

不料,仅仅两个月后,吴长江突然宣布离开“倾注了自己毕生心血”的雷士照明。

今年47岁的吴长江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1965年出生于铜梁。今年初,正是他力排众议,把雷士照明的总部从广东惠州搬迁至重庆南岸,这一举措在董事会中曾引发很大的分歧。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刚刚得到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的一位员工名片,上面印着“总部地址:中国重庆南岸区南滨路76号”。

早在2006年8月3日,吴长江荣登十大渝商后,便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家乡,同时他也成为重庆多个地方招商部门重点“公关”的对象。

“家乡发展这么快,我们也想尽一份微薄之力。”吴长江多次做过类似表述。

2006年11月,吴长江着手在万州布下棋子。但公司成立之初并未冠以“雷士”之名,而是“重庆恩纬西照明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400万美元,法人代表为吴长江,注册地为英属维京群岛的NVC照明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其全部股权。2008年,公司更名为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目前雷士万州基地年产值近20亿元。

在当地招商部门不懈努力下,2008年吴长江决定再落子重庆荣昌。吴长江在荣昌布局的这家企业名为“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辞职原因引猜测

自5月25日的辞职公告发布后,吴长江去职的真正原因一直扑朔迷离。

“对赌失败”的说法就是其中一个。有报道称,2011年8月31日,吴长江与汇丰私人银行(瑞士)香港分行订立了一宗看涨股权衍生品交易,但最后输了。

不过,吴长江在25日当晚连发两条微博回应称,自己是“近期身心疲惫,想休整一段时间”,表示辞职并不是外界猜疑的“对赌输了出局”,也与董事间股东间没有任何分歧矛盾,并称“等我调整一段时间,我依然会回来的,我为雷士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我不会也永远不会放弃。”但是随后吴长江将后一条微博删除。

对于这一说法,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吴长江是因个人原因辞职,与对赌无关。”

“内部斗争”是第二种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吴长江虽为第一大个人股东,但他却缺乏对雷士照明董事会的掌控力。

看看雷士照明的董事会结构一目了然,除了穆宇(副总裁执行董事)属原雷士系,其他董事会成员有来自施耐德的两位——张开鹏、朱海,软银的两位——阎焱、林和平,高盛的一位——许明茵。

“我们也是事后诸葛亮,现在才看清楚这一点。”一位雷士照明供应商高管说。不过他认为,为了保持公司的稳定,新任管理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对雷士照明的管理架构和发展策略进行大幅调整。

对于“换帅”后的公司走向,石勇军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的发展战略和管理架构不会调整。

在荣昌当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听到了关于吴长江去职的另一个版本。

“听说吴长江与荣昌另两个老板(一家食品企业、一家房地产企业)一起,与某荣昌县前任被查的官员有牵连而被协助调查。”荣昌县政府某部门一位人士向记者透露。

巧合的是,今年3月,雷士照明总部意向地重庆南岸区区委书记夏泽良被调查,夏此前曾任荣昌县委书记,与吴长江在2008年就有渊源,当时正是夏泽良亲赴广东邀吴回重庆投资的。

今年3月20日,夏泽良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参加雷士照明与港澳台奥委会的签约仪式,他还发表了讲话。之后的3月21日,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夏泽良被有关部门带走,被“双规”。

一家房地产企业的老板和一家食品企业老板因夏泽良一事被协助调查,这在荣昌当地成为了“公开的秘密”。近日,这家食品企业老板的秘书向记者确认了该老板“协助相关部门调查”一事。

但记者就吴长江被协助调查的传言是否属实进行求证时,荣昌县委、县政府多个部门均表示不清楚此事。荣昌县检察院的人士亦称“不知情”。

对于吴长江被协助调查的传言,石勇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称,吴长江此次离任与此事(夏泽良被调查)无任何关系。

“我了解到吴长江辞职为了回避跟重庆的关系,南岸区前任官员被抓,听说吴也因此被协助调查。如果调查的结果是没事,吴还会再回来。”一位与雷士照明高层相熟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施耐德成大赢家

吴长江辞职公告发布后几天内,施耐德运营总监张开鹏就赴雷士照明新任首席执行官,宣告雷士照明进入新时代。

当天,张开鹏飞抵重庆雷士照明总部与中高层管理人员见面,“张与不少普通员工握手,相谈融洽。”

作为雷士照明的战略投资者,施耐德被业界形容为“极具侵略性”。

施耐德是一家专注电气电工产品的世界500强企业。公开报道显示,从1980年代起,施耐德先后收购了TE电器、实快电力、梅兰日兰和奇胜等世界著名电工品牌企业。2010年,施耐德的全球销售额达200亿欧元。纵观施耐德从1979年进入中国以来的发展轨迹,“收购和兼并”一直是该公司在华扩张的主线。

2010年底,雷士照明刚刚上市,施耐德便开始“暗送秋波”。

吴长江自己也承认,施耐德之所以选择雷士照明,主要看中的是公司渠道方面的优势,雷士照明在全国拥有近3000家渠道门店,这些资源是施耐德不具备的,施耐德希望通过这种战略合作进一步打开国内市场。

去年7月,施耐德入股雷士照明,以12.75亿港币收购公司9.1%的股份。由此,施耐德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三大股东。同时,雷士照明与施耐德订立销售网络战略合作协议,合作协议为期10年。

去年9月13日,雷士照明与施耐德在北京宣布正式启动战略合作,根据合作协议,雷士照明授予施耐德中国及其关联方进入、共享及使用公司的销售网络,合作期限为10年,这为施耐德在中国推广、销售其产品提供非常大的便利。

按照雷士照明当时的说法,在该合作未达成以前,经销商门店销售的雷士照明的产品有数百种,而施耐德产品的进入,则会使经销商增加上千种可选的销售产品。

引入施耐德,吴长江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当时表示,这不仅加强了雷士照明的股东基础,也为公司开启了多元化合作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施耐德的业务遍布全球多个地区,雷士照明能够借助施耐德的力量拓展海外市场。

由于时间较短,雷士照明海外业绩的增长在多大程度上来自施耐德的贡献,目前还不好判断,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施耐德借助雷士照明的渠道,正在一步步拓展自己的势力版图。目前,在雷士照明的专营店里,印着施耐德LOGO的产品早已摆上了货架。

此外,今年3月,施耐德还将位于万州的重庆恩林电器有限公司整体收入囊中,用于建设西南首个生产基地。恩林电器的工商注册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17日,注册资金9000万元,属外资企业,生产基地位于万州经开区天子园,法人代表是殷涛,其经营范围涉及生产销售电工产品、智能照明、低压电器、排风扇、浴霸、线路综合布线。

公开报道显示,恩林电器并不是雷士照明的上市公司资产,是由雷士照明董事长吴长江与多位自然人发起成立的一家公司,与上市公司是关联关系,吴长江有近40%的股份。

对于这项收购案,雷士照明的一位知情人士曾向媒体坦言,施耐德与雷士照明是战略合作关系,原恩林电器的部分产品与施耐德存在竞争,这不利于合作和公司股东之间的关系维护。

有分析人士指出,通过与雷士照明合作,施耐德无疑是找到了一条快速切入市场的捷径,实现了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

雷士照明上述供应商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吴长江辞职后,施耐德可以获得更大利益,施耐德看重的是雷士在国内无人比拟的销售渠道。此外,施耐德掌控雷士以后,如果这两家公司去同时竞标一个项目,施耐德的利益就能得到保证。如果是其他原因导致吴长江离职,他肯定会首先选择自己的嫡系来掌控公司。

此前,也有媒体公开报道称,施耐德为了迅速打开中国市场,实现了生产基地、销售渠道双丰收,加重在雷士股份的控制权是必然选择,此次人事调动中,张开鹏被委任为公司首席执行官,也暗示了施耐德欲增强话语权的企图。

实际上,吴长江或许早就意识到了雷士的控制权有可能被外资管控的局面,为防失控,他在去年一度开始增持雷士照明的股票。

根据香港联交所披露,2011年9月20日至30日期间,吴长江先后五次共增持900万股集团股份,整体持股量增至19.45%。

但随着外资股东软银和高盛“倒戈”,吴长江的控制权最终旁落。

“不排除施耐德与软银和高盛之间达成了一些私下协议,此次张开鹏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就是一个信号。”一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

近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施耐德中国区总部,但是未果。

吴长江辞职后遗症:关联公司面临“去家族化”

作为雷士照明(02222,HK)的灵魂人物,吴长江的蹊跷退出让这个照明行业巨头开始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昨日(6月4日),雷士照明的股价依旧在低位徘徊,收盘1.42港元,从吴长江退出消息公布时的2.16港元持续下跌,近期跌幅高达近35%。

这显示着外界对雷士照明未来的忧虑,雷士照明部分员工也在吴长江的微博中留言,盼望“王者归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雷士照明被吴长江家族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关联交易频繁,吴长江岳父、岳母所持股份的公司,一直租赁雷士照明的商标、使用雷士照明的销售渠道。而此次吴长江的“退位”,或许使吴在雷士照明的家族化布局面临挑战。

恩纬西的隐忧

2008年,在当地招商部门的努力下,吴长江决定落子重庆荣昌。当年11月4日,雷士照明与重庆市荣昌县政府正式签署生产基地投资协议。

根据投资协议,雷士照明将入驻设在荣昌县的中国西部灯饰工业基地,总投资约5亿元,其中一期投资2亿元,首期用地100亩。吴长江在荣昌布局的这家企业名为“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恩纬西)。

重庆荣昌县板桥工业园,重庆恩纬西坐落于此。该公司官方网站宣传,其是雷士照明在重庆市荣昌板桥工业园投资的一家全资公司。

这一点也在雷士照明的官方网站上得到了印证。“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下属公司及地址”一项中,恩纬西实业赫然在列。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重庆恩纬西与雷士照明之间并无直接的股权关系。

工商资料显示,重庆恩纬西注册资本3000万元,由两个自然人发起成立,身份证信息显示住址为成都市武侯区的刘翔出资1510万元,持股50.33%,重庆南岸区的吴宪明出资1490万元,持股49.67%,此股东为吴长江的岳父。其中刘翔出任公司的执行董事。此后,重庆恩纬西又有两次增资,注册资本增加到5008万元。目前,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王邵灵。

5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赶赴荣昌县。

提及重庆恩纬西,在荣昌县可能知之不多,但说起雷士照明,可谓是无人不知。

重庆恩纬西的办公大楼上,“雷士照明”四个大字格外醒目,厂房上也写着“创世界品牌”等标语。

“我们和雷士照明没有股权关系,我们只是雷士供应体系的一部分。与雷士的业务量占到我们公司业务量的30%左右。”重庆恩纬西的一位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然,该公司真正的老板是王邵灵。不过,当记者问及吴长江的岳父吴宪明的持股一事,他三缄其口。

公开报道显示,王邵灵亦为雷士照明研发系统总经理。

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王邵灵与吴长江是同窗,王邵灵之前有一个公司已被雷士收购,不过,王邵灵在广东还有多个产业。重庆恩纬西这个项目确实是吴长江出面与地方政府所谈,因为吴长江和雷士的巨大品牌影响力,可以促使当地政府对这个项目更加重视。雷士也想通过重庆恩纬西来完善自己的供应体系。

“雷士是我们的大客户,此次雷士高层人士变动,我们还是有一点点担心。”上述重庆恩纬西高管称。

这位高管还说,使用雷士的招牌对推广雷士的品牌也有一定的帮助。“在高速公路上都可以看得到我们办公楼上的‘雷士照明’四个大字,这相当于给雷士照明做广告,为此雷士照明还需付给恩纬西一定的费用。”

据了解,除了为雷士生产户外照明产品外,重庆恩纬西还涉足电力(塔)杆、高压变电构架、通信杆、路灯杆、风力发电塔杆等制造领域。目前,该公司也有自己的营销体系来销售“恩纬西”品牌的产品。

“我们也在一直关注雷士的高层变动。”上述高管称,此次事件可能会影响到雷士的市场销售,从而影响到他们的订单。

不过,上述高管亦表示,不管谁掌控雷士,不论从性价比还是从质量来看,重庆恩纬西都是雷士照明户外照明产品的最佳供应商,此外他们十分熟悉雷士的管理方法和经营思路,合作非常默契。

雷士照明“换帅”以后,重庆恩纬西还能否从雷士手中顺利拿到订单,尚需时间检验。

关联交易频繁

2010年4月20日,雷士照明同中山市圣地爱司照明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根据该协议,雷士照明将其注册的部分商标授予圣地爱司公司使用,而后者销售收入的3%支付给雷士照明,作为商标许可费。

不仅如此,双方还签订一份分销管理框架协议,协议内容为,圣地爱司可以通过雷士照明的分销网络,销售他们制造的家居灯具产品。作为回报,圣地爱司需要向雷士照明支付销售额6%到8%的分销佣金。

以渠道为王的雷士照明在全国的网络布局,几乎无同行能出其右。

雷士照明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在保持36个独家区域经销商的基础上,公司于年内净增加158家专卖店,截至去年年底,专卖店数量已达2968家。雷士销售网络的覆盖城市达2014个,已基本覆盖省会及地级城市,县级城市覆盖率超过61%。

为何圣地爱司能独获照明行业渠道王者青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圣地爱司实则为吴长江岳母私人控制。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3月,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吴长江的岳母陈敏持有该公司40.93%的股权。

不仅如此,跟吴长江有关联的公司还有广东惠州惠城区长鑫五金加工厂、重庆恩林电器有限公司、山东雷士照明发展有限公司等。

记者发现,长鑫五金是由吴长江的表亲殷妍拥有并经营的一个个体工商户,据公开资料显示,其注册地为惠州汝湖雷士工业园厂房L栋。

另外,吴长江的岳母陈敏持有山东雷士48%的股权,同时,陈还持有惠州恩林电器有限公司36.2%的股权。而惠州恩林则持有重庆恩林99%的股权(现已转让给施耐德)。

在这些公司中,山东雷士和重庆恩林同圣地爱司一样,可以租赁雷士照明的商标,进驻其销售渠道。

与雷士照明合作,诸如圣地爱司等企业能获益多少?

雷士照明2011年的年报显示,公司获得的上述关联公司分销佣金收入为770万美元,按平均7%的佣金费计算,这些公司在雷士照明渠道销售的产品总额约为1.1亿美元。而作为全国最大的照明企业,雷士照明去年的营业收入也只有5.9亿美元,这意味着,这些关联公司通过雷士渠道的销售额已经接近雷士照明营收的五分之一。

在商标使用上,去年雷士照明共收取386万美元的许可费,按3%的支付标准计算,这些公司贴雷士照明商标销售的产品总额约1.3亿美元。

另外,雷士照明从这些公司中购买原材料和成品的金额为800万美元。去年在雷士照明前五大供应商中,重庆恩纬西名列其中。

事实上,通过雷士照明的商标以及渠道,同吴长江有关联的这些家族公司业绩逐年增长,为此,双方不得不在2010年12月24日和2011年5月31日两次提高协议中的佣金或商标许可费的上限额。

不过,无论是商标许可框架协议还是分销管理框架协议,协议期限都是从2010年5月20日起的3年,也就是说,到明年5月份,这些合同都将到期。那时,少了吴长江的雷士照明,还会续签这些协议吗?

有话语权的原雷士系,能不能保障吴长江家族的利益,将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上一条:断路器与接触器的区别 下一条:暂时没有!